当前位置:既识字网国学《戚氏·晚来秋》柳永晚年时回顾自己一生的感慨之作
《戚氏·晚来秋》柳永晚年时回顾自己一生的感慨之作
2022-08-03

柳永,原名三变,后改名柳永,字耆卿,因排行第七,又称柳七,是北宋婉约派词人,是第一位对宋词进行全面革新的词人。柳永一生放浪形骸,他的词多为市井阶层男女之间的爱情,具有平民化、大众化的特点。接下来趣历史小编就和各位读者一起来了解,给大家一个参考。

柳永年轻时应试科举,屡屡落第,当暮年及第,担任屯田员外郎,世称柳屯田。后来由于仕途坎坷、生活潦倒,柳永由追求功名转而厌倦官场,沉溺于旖旎繁华的都市生活,为乐工歌伎撰写歌词,自谓“才子词人,自是白衣卿相”。

柳永一生致力于词的创作与革新,在扩大词境、发展慢词、丰富词作表现手法上都有杰出贡献。柳永创立的长调慢词,音律谐协,句法活泼,平仄韵位错落有致。

长调是词调体式之一,指词调中的长曲,一般词字数在91字以上。慢词是宋词的主要体式之一,也是宋代词人常用的曲调样式之一,语调缓慢、节奏舒缓。

柳永有一首词全词多达212个字,是长调中最长的体裁之一,乃是柳永晚年时回顾自己一生的感慨之作:

《戚氏·晚来秋》

晚秋天,一霎微雨洒庭轩。槛菊萧疏,井梧零乱,惹残烟。凄然,望江关,飞云黯淡夕阳间。当时宋玉悲感,向此临水与登山。远道迢递,行人凄楚,倦听陇水潺湲。正蝉吟败叶,蛩响衰草,相应喧喧。

孤馆,度日如年。风露渐变,悄悄至更阑。长天净,绛河清浅,皓月婵娟。思绵绵。夜永对景,那堪屈指暗想从前。未名未禄,绮陌红楼,往往经岁迁延。

帝里风光好,当年少日,暮宴朝欢。况有狂朋怪侣,遇当歌对酒竞留连。别来迅景如梭,旧游似梦,烟水程何限。念名利,憔悴长萦绊。追往事、空惨愁颜。漏箭移,稍觉轻寒。渐呜咽,画角数声残。对闲窗畔,停灯向晓,抱影无眠。

上片描写了微雨过后的薄暮景色,只用“晚秋”二字就点明了时令是九月。紧接着,描写了眼前这个荒寂的驿馆内的景象,凋谢的秋菊梧桐在细雨中被似雾的残烟笼罩着,初步构画出了全词的凄凉基调。

而最后一句中“蝉鸣”与“蛩响”的彼此相应,与作者内心的凄凉之感相共鸣,中片紧承上片,由傍晚进入深夜,风清露冷,天气渐变,人声悄然,怎能不勾起人心中的情思呢?词人终是不堪寂寞的,失了“针线闲拈伴伊坐”的知己,他也只能寄望于与知己红颜共沐同一片夜空。

字字句句都流露出他对命运的质问,一生缠绵于“绮陌红楼”,终老而“未名未禄”的,此时他对自己一生的恣狂心性后悔了。

下片继续写狂放不羁的少年生活,与前片衔接细密,以往日的欢娱更衬出如今的落寞,逝去的日子如云烟,往昔不会再返。经过一番铺垫与蓄势,自然引出“念利名憔悴长萦绊”一句。

自己当初为何要抛亲别友?而选择孤独的在外漂泊呢?现在回想起来,这一切都是受功名利禄所迫害的啊!

词的结尾又以长夜不眠的景语结束,写尽孤苦伶仃的滋味,极为传神。重回到现实,既是是柳永的自问,也是柳永的茫然不解。

北宋末南宋初的文学家王灼在其所著的《碧鸡漫志》中称赞柳永此词“《离骚》寂寞千年后,《戚氏》凄凉一曲终”。

柳永的这首《戚氏》可以说是自己一生的总括也是不为过的。全词由近及远、由远至近挥洒自如,抚今忆昔、由昔感今一气呵成。词的最后,留给读者的只剩下词人无尽的孤寂与凄凉。

既识字网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QQ号:1162063247  技术:建站养米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